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看我怎么种牡丹
看我怎么种牡丹

群花之中,当得一个王字的,西方是月季,中国是牡丹。我家月季种得比较多,品种有数十种,可牡丹就只种了两株,品种分别是‘明皇宝’和‘岛锦’。种下去后也没花多大精力去管理,好在长得还不错,花也很漂亮,‘明皇宝’白色,花心里带一点淡淡的粉红,很柔美的渐变色。‘岛锦’大红色杂白条纹,很夸张的对比色。

我家土地资源有限,“花口”众多,基本上所有的花儿都是种在她们所能忍受的最小空间里,牡丹也不例外。记得当初团购时要求花盆是40cm口径、50cm高,我家没这大的盆子,只有委屈她们蹲在小盆里了。‘明皇宝’在

个30cm口径、30cm高的塑料花盆中,‘岛锦’更惨,还要小上一圈。

种的时候,又犯了一个错误,听说牡丹不能盘根种植,既然不能盘根,盆子又不够大,我只有把根系剪了一段。事后报告给牡丹高手们,得到的答案是,你那还不如盘了!

木已成舟,断根的牡丹种也种下去了,总不能刨出来。再说刨出来,难道根还能接回去?

买牡丹的时候,收到一份牡丹苗圃的园主寄给我们的土壤标本,那个土黄黄的,粉粉的,大概就是北方的花友很熟悉的黄土。可是各地的土质不一,阿拉上海这个鬼地方,估计掘地三尺也掘不出这么松软透气的好砂质土,没准掘下去一口井先掘出来的可能性更大。

掘不出苗圃的土,只能将就用用我家的园艺杂拌土。我家园艺杂拌土配方如下:泥炭3(有时是国产的,有时是进口的,根据当时经济条件不一)、旧土3、珍珠岩1、蛭石1、山泥2,大约如此。

种‘明皇宝’的时候买了很多铁线莲,搭着铁线莲的光,好像待遇比较好,多半没有掺旧土,还有可能掺了点草木灰。现在想想,牡丹和铁线莲同为毛茛科肉质根,掺加

点防腐的草木灰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第二年种‘岛锦’的时候就比较凄惨,正好盆百合有点病毒感染,就如人类感染了SARS样,感染过百合病毒的土,再种百合时无论如何要处理干净。于是干脆把土全部拿来种了‘岛锦’,还好牡丹对百合病毒完全没感觉,咱治不死这病毒也要憋死它。

阳光

看到上面,大家应该知道,我家地少土少,什么都是紧着用。不过我家最少的一样东西还数阳光。

阳光少,少不得向阳的几块好地只能留给那些阳光大户——月季啊,香草啊,草花小苗啊,连花大价钱买的的铁线莲都摊不到一块全阳地。毛茛科的几乎全都挤在半阴处,百合科的更是差不多见不到太阳了。

两株牡丹也就委委屈屈的放在北阳台,还排在月季身后,勉强能照上月季照过的二手阳光。好在月季经常要修剪,月季一剪,牡丹就可以大大方方的露脸了。

浇水

说到浇水,人家说浇水三年功,足见浇水这件事多不容易。

即使养花养到定境界,不同的人浇水的方法还是有很大差异。比如我认识的高手们,从养草花开始的浇水会比较勤快,从养仙肉开始的浇水必然比较谨慎。

我个人多半是因为懒惰,牡丹几乎靠的是天浇水。除了大夏天隔一天必要补一次水外,春秋季也就是连日不雨才会给牡丹浇水。所以记忆中专给牡丹浇水的次数一年之中也寥寥无几。

好在牡丹这个东西,不管怎样不浇,我倒是从来没见过它蔫过叶子,大约是保水能力特别强吧。还有一个原因,牡丹前排有一排月季,月季缺水有时会耷拉下来,那时候咱总不能光浇月季不浇牡丹吧。所以,我家的牡丹就这样被浇水了。

施肥

我从来没想过给牡丹施肥,说实在话,我压根也不知道牡丹应该怎么施肥。叶面肥啊,开花肥啊,我家的牡丹是没见过的。好在牡丹的邻居月季是一群吃肥王,少不得

年春秋两次月季要施肥,牡丹就又一次的被施肥了。

肥我用的是北京一家公司的海藻肥,一小罐的颗粒。这个肥料,我从来没觉得它特别有效,比如会开出怎样爆炸性的效果之类,但好像施了这个肥以后,我家的牡丹开花很正常,该开花的时候,它们一定会开花,数量不算多,也不算少。

病虫害

有了月季作邻居,牡丹似乎没有什么病虫害。想想也是,我要是虫子,我也先去啃月季。我要是病菌,我也先去感染月季。另外,月季喷药的时候,牡丹又被喷药了。

感想

种牡丹,种在月季后头。被施肥,被浇水,被喷药,被遮荫坐在第二排,淋着二手药,吃着顺风肥,我家的牡丹,好像就这样年复年的被长大,被养活,被开花

4月下旬,牡丹开花,恰是早春梅桃谢尽,而其后月季、草花大潮未至之时。就像奥运开幕式开场一段小团体操过后、高潮的那个大集体舞开始之前穿插的那一段单人清唱。而且这个时节也很妙,同样是一段清唱,百合在那段百花浪潮之后,观众多少有点审美疲劳。而牡丹,领百花之先,一枝独秀,占尽春光无限。

牡丹之花,远看够尺寸,近看够精致,足足有花中王者的气场。不开花,牡丹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带着两片叶子的小枝杈,一到开花,邋遢的小乞丐变身天仙美女,群芳失色,不起眼的黑铁团化身玄铁重剑,木讷的扫地僧原是绝世高手。

本栏编辑:王志宏

张家港市锦丰成晨口腔诊所  电脑版  手机版  锦丰镇永新路